道家要闻 名山宫观 高道访谈 道家养生 道家国学 问道之旅 道家书画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仪范 道家知识

 

问道武夷山天上宫

发布时间: 2020-09-23 |来源: 中国网道家文化 |作者: 朱谷忠 |责任编辑: 曹洋

六月里一个时雨时睛的下午,我在当地向导老邱的陪同下,前往武夷山星村谒拜天上宫。来到黄花岭上,发现一重重嫩绿凝烟的茶山,把淡然的天边也抹出一层翠微色,看一眼,便使人心亮如玉,暗香洋溢。

我们一边行走,一边打量着路旁毗邻的茶园;许多交叉的小径,缀连其间,一番风吹雨渍,云铺雾染,赤橙黄褐,时隐时现。细探,有的呈临溪而绕的缠绵,有的现沿山穿越的清峻;有的呢,则有绿隐碧现的玄妙;更有层层浓翠中,时闻石泉落涧的清簌。涉足其间,多少清幽惬意,多少恣肆率性,都能在淡淡香气中得以挥洒,真是一步踏入,处处迷恋。

不过我们不敢逗留,尽管千年的茶园,千年古村,有一种苍茫的历史气味让人感受到时一光的氤氲,但在前方,一座模样好似宫殿的建筑已移进眼底。及至近前,正是天上宫的牌楼。细看,门面是砖砌,上为重檐翘脊,正中间矗立着一座保存完好的砖雕七层古塔。整座宫庙别出心裁地为船形建筑,依稀看到的是,砖雕门面雕刻着神话人物与龙凤花鸟,层与层之间用砖雕塑花、果,斗拱相砌而成,瑞云花样百变。匾额两边,砖雕龙凤装饰是凤在龙之上的构思,体现了海上神女妈祖的显赫地位。

天上宫是武夷山最古老奉祀道教神女妈祖的宫殿,始建于清康熙三十九年(1700年),至清康熙四十八年(1709年)大殿竣工,历时10年。据记载,建宫后,每逢八月中秋,住宫人员组织迎圣信徒,由水路从湄洲岛祖庙将妈祖接到武夷山天上宫,在她升天后的行宫接受各方信徒的朝拜。

妈祖,原名林默,传说她能“乘席渡海”,因此人们称她为“神女”“龙女”。妈祖在我国东南沿海、东南亚等地信徒众多,百姓建起众多大小不一的妈祖庙、天后宫、天妃宫来供奉她。而建在武夷山的妈祖庙,名号却称“天上宫”,这又是为何呢?

在清烟缭绕的宫边茶室里,我们见到了道长林信涵。他热情邀我们入座,品红茶香茗,论天南地北,使我不禁心中暗喜:好个洒脱的道长,这正是探询天上宫由来的好时机啊。交谈中,发觉他深谙世道,喜爱写作。当问到天上宫的由来,他笑道:说来话长,但原因只有两个。其一,武夷山中的黄岗山地处闽、粤最高处,素有“东南屋脊”之称。上游的桐木溪,时称“通天河”,其下游的九曲溪又称“九曲银河”,传说能通往天上。星村,刚好坐落于武夷山核心区,襟九曲秀水,涵莽苍林海,遂钟灵毓秀,生生不息。其二,自古以来,都说武夷收尽人间美,美在星村山水间;从溪滩一曲放筏至九曲,疑是人到九天上,其村名与实景可谓名副其实。故妈祖在形成时期被民间传为“通天女神”,建在星村的妈祖庙,就被人看作是妈祖的天上行宫,遂称“天上宫”。

交谈中得知,天上宫应为闽西客家人集资所建,他们大都来自闽西的汀州,故天上宫辟有汀州会馆。那些年,闽江源头之北的武夷山,虽天产丰阜但交通闭塞,只有溪流,是最便捷的通道。于是武夷茶区兴起的茶叶运销,依托水路,带动了崇溪流域的水运繁荣。由此,依水而居的茶乡重镇星村,溪畔埠头,便建起了供奉妈祖的宫观,从湄洲妈祖故乡分灵来的祈福香火,点燃了逶迤在茶乡水路上无数船民、茶商求安的心愿。

茶叶,正是茶叶,脉动了九曲溪新生的气息。风雨或云霞飞渡中,心中的妈祖一路护航,使无数船家、筏工逐浪击波,平安往返;这一切,自然使人们敬奉妈祖护佑的心也更为深切了。

不用说,从建筑规模看,星村的天上宫是闽北最大的妈祖庙,也是自古以来莆田湄州妈祖庙在闽北的子庙。但经过300多年沧桑,天上宫有一度几近损毁,幸而2001年至2002年,由当地桃源道观信众集资维修,遂于2006年再建。

回溯一番后,我们来到宫内,但见其修缮基本保留明清风格,主轴线分为大殿、后殿、左右廊、戏台、门楼,周围砌有风火墙。大殿木制精雕细镂,梁与棚块用真金五彩绘妈祖故事。大殿正中,采神木雕6米高妈祖圣像,2.8米高千里眼、顺风耳护法。来自妈祖故乡的我注意到,镇宫之宝中,有一副清康熙四十八年(1709年)一对石柱贴金对联“地隔湄洲虹桥可接,门临曲水鹤舣常留”,以及一只清康熙三十八年(1699年)时雕石香炉。由此可见,天上宫一直是闽北众生祈求平安、读书、利市、行车的重要场所之一,也是武夷山每年正月初一九曲竹排开排烧香护佑平安的场所。

回看历史的踪迹、古村的肌理,以及茶道的辙痕和水道的沉淀,可以肯定地见证,妈祖信仰在武夷,是茶与“海上丝绸之路”重要出发点的一个标记,也是当时一武夷山的水运业与世界沟通的一个标配。据记载,早在清康熙五年(1666年),随着武夷山中的茶市形成,星村、上梅、赤石出现了集运转销的繁荣。位于东面的五夫古镇,也在潭溪上游建起了妈祖庙,这是由连氏商人捐资兴建的。其时,武夷茶已开始大量销往广东,而进入广东的捷径,就是依赖水路。五口通商后,福州、潮州、广州3大商帮来到崇安县采办茶叶贸易事宜,出福州港后转运于厦门、香港、澳门及南洋各地。星村、下梅、赤石都是武夷山大溪流旁的茶市重镇,这些茶市重镇借助水运的优势,形成了规模很大的茶叶贸易。《崇安县文史资料》载:“其时(清乾隆年间)武夷茶市集崇安下梅,盛时一每日行筏300艘,转运不绝。”汇集于茶市下梅的茶叶,就是通过梅溪进入崇溪,再入闽江,直达福州海港。

这条“海上丝绸之路”,就这样由占尽天时地利的星村,凭借一个个天然渡口,集聚天下乃至外国商贾,任他们在这里尽情发挥才干,尽收富贵温柔。想当年,那溪流涌浪,滩阔水深,船只蚁行,排筏飞逐;商贾竞市,小贩穿梭……那是一幅何等繁闹的图景!不知不觉之间,驰想中的我已双掌合十,敬奉在妈祖像前。那一刻,只有我听见自己内心的波涛涌动:妈祖哟,尽管你的生平,还有许多珍藏潜隐而不为人所知;尽管你的心智,还有诸多玄远俊洁而末被人抽绎,但是,你的善良,你的德行,你的勇于救助苦难的力量、气魄和情愫,却充满了一种非凡的、可以参配天地的伟大和崇高!几百年来,九曲溪不倦地为你翻卷颂歌,船帆不断地向你漂移礼赞;多少横箫竹笛,把你的一个个动人的故事、美丽的传说,吹成漫天飘洒的花雨,吹成溪岸延绵的灯火……今天,人们开始关注复兴万里茶道文化,特别是与之相连的水上茶叶之路,是多么值得后人们去一一体验、一一怀想。

傍晚时分,宫外天完全放睛了,夕光干净,溪水澄澈,舟楫欸乃。走出宫后,恍觉这里悠悠的古村落,在爬满了青翠的藤蔓中,诉说着重重叠叠的往事。我不由想到,正所谓灵山道地蕴好茶,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,造就了武夷山岩茶举世绝伦的高贵品质。难怪清代以来,这里便有茶商云集,星村更成为武夷岩茶集散地。打量星村的一切,从它出生、成长、成名,每一个节点,都显现浓淡相宜的典雅,每一个转身,都迸发有色有香的内涵。

弹指一挥间,流光飞纵,问道今昔何年,满目芳草,蒹葭苍茫,一溪翠色映柔山,谁家米酒独临溪。薄雾袅烟,画舫清溪,让人目迷风景,次第转换,仿佛走入长长的历史通道,从古老与现代风情的交汇中,见识了新时代这一方山水的风华。

今夜,或许梦入九曲烟水路,那些被妈祖荫庇了千年之后的人,或许就在那些烟色的记忆里,燃一盏花灯,迎接又一个绯红黎明的到来……

——作者:朱谷忠,专业作家,文学创作二级。福建省作家协会第三、四届理事及第五届主席团委员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著有诗集《乡野情歌》、《红草莓的梦》,散文集《酒吧小姐》、《回答沉默的爱》、《五彩恋》、《朱谷忠散文自选集》等。


 

相关文章